并非史实,朱元璋出身明教建立

作者: ca88  发布:2019-05-27

问:请问朱元璋的组织技术,是否真如传说,受到波斯或明教的剧烈影响?短史记能写篇这样的文章吗?文 | 杨津涛朱元璋出身明教的说法,因《倚天屠龙记》而广为人知。金庸在书里写道:“其后朱元璋虽起异心,迭施奸谋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朱元璋登基之后,反下令严禁明教,将教中曾立大功的兄弟尽加杀戮。”那么,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常遇春等人,真的是明教徒吗?

问:请问朱元璋的组织技术,是否真如传说,受到波斯或明教的剧烈影响?短史记能写篇这样的文章吗?

文章来源: 杨津涛|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图片 1

文 | 杨津涛

问:请问朱元璋的组织技术,是否真如传说,受到波斯或明教的剧烈影响?短史记能写篇这样的文章吗?

图:在《倚天屠龙记》中,朱元璋率领明教大军推翻了元朝

朱元璋出身明教的说法,因《倚天屠龙记》而广为人知。金庸在书里写道:

文 | 杨津涛

明教在中国的流传中国的“明教”,即“摩尼教”,公元3世纪由摩尼在波斯创立。摩尼教的教义可概况为“二宗三际”——“二宗”指光明;“三际”为初际、中际和后际。光明和黑暗在“初际”处于对立;到了“中际”,黑暗势力向光明入侵;“后际”时期,两者重归对立。这期间,摩尼教徒的任务就是帮助光明战胜黑暗。摩尼教的最高神,名为“楚尔凡”,中国古人依教义,尊称其为“明尊”“明父”“明王”等;统领黑暗势力的首领为“阿赫尔曼”,汉译为“暗魔”。①

“其后朱元璋虽起异心,迭施奸谋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

朱元璋出身明教的说法,因《倚天屠龙记》而广为人知。金庸在书里写道:

图片 2

“朱元璋登基之后,反下令严禁明教,将教中曾立大功的兄弟尽加杀戮。”

“其后朱元璋虽起异心,迭施奸谋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

图:泉州草庵中的“摩尼光佛”造像

那么,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常遇春等人,真的是明教徒吗?

“朱元璋登基之后,反下令严禁明教,将教中曾立大功的兄弟尽加杀戮。”

按照主流观点,摩尼教在唐代前期传入中国,音译为“末尼”“末摩尼法”等,至五代、两宋逐渐“华化”,并融合佛、道两教中的一些教义,改称为“明教”,在东南沿海地区流传。明教有着严格的教规,教徒一律食素,奉行互助,不得杀生、饮酒。明教和白莲教、白云宗等被官府一同视为“吃菜事魔”的“妖教”。在南宋,明教徒中地位较高者,称为“宗师”,各自管理数百,乃至数千教徒。南宋诗人王质在《雪山集》中称:“……其宗师之御其徒,如君之于臣,父之于子。而其徒之奉其宗师,凛然如天地之神明之不可犯,较然如春夏秋冬,之不可违也……”也就是说,明教组织严密,宗师和教徒间的关系,有如君臣父子,令行禁止。②两宋时期,不少明教领袖借助对抗“黑暗”的教义,及严密的组织,发起民变。如方腊曾被广泛认为是明教领袖。但近年来,也有不少学者撰文,指出方腊与明教并无关系。

图片 3

那么,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常遇春等人,真的是明教徒吗?

图片 4

图:在《倚天屠龙记》中,朱元璋率领明教大军推翻了元朝

图片 5

图: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为明教撰写的经文,与历史上的明教教义相符

明教在中国的流传

图:在《倚天屠龙记》中,朱元璋率领明教大军推翻了元朝

可以肯定的是,明教徒的活动确实让两宋朝廷感到了威胁。北宋末年,朝廷称明教“鼓惑众听,劫持州县”,一再严令禁止。明教被迫改称“白衣礼佛会”等,继续秘密传播。③朱元璋和明教无关最早将朱元璋、明朝及明教联系起来的人,是着名明史学者吴晗。1940年,吴晗发表《明教与大明帝国》,以韩林儿自称“小明王”,推测其父韩山童当为“明王”或“大明王”,并称韩氏父子及他们的徒众为“明教徒”。至于朱元璋,“……以阴谋杀小明王,自为领袖……终于取宋而代之。第以其部曲多红军,为笼络宋主旧部、徐陈降将,为迎合民心,均不能放弃‘明王出世’之说。建大明为国号,一以示其承小明王而起,一以宣示‘明王’已出世,使后来者无所藉口。”为调和此观点与《元史》中韩山童“始结白莲”、《明史》中韩林儿“先世以白莲会烧香惑众”等说法的矛盾之处,吴晗推断说:“明人修元史以韩氏父子为白莲教世家,而不及其‘明王出世’之说……元史所记,盖明初史官之饰辞,欲为明太祖讳,为明之国号讳……”吴晗认为,明代史官为了掩饰朱元璋与韩氏父子的关系,不惜违背事实,将明教徒韩氏父子归为白莲教徒。④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写有关朱元璋与明教的内容时,显然参考了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一文。其实,所谓明朝国号来自明教,并无史实依据。

中国的“明教”,即“摩尼教”,公元3世纪由摩尼在波斯创立。

明教在中国的流传

图片 6

摩尼教的教义可概况为“二宗三际”——“二宗”指光明;“三际”为初际、中际和后际。光明和黑暗在“初际”处于对立;到了“中际”,黑暗势力向光明入侵;“后际”时期,两者重归对立。这期间,摩尼教徒的任务就是帮助光明战胜黑暗。

中国的“明教”,即“摩尼教”,公元3世纪由摩尼在波斯创立。

图:粟特文书写的摩尼教经文,出土于新疆地区

摩尼教的最高神,名为“楚尔凡”,中国古人依教义,尊称其为“明尊”“明父”“明王”等;统领黑暗势力的首领为“阿赫尔曼”,汉译为“暗魔”。①

摩尼教的教义可概况为“二宗三际”——“二宗”指光明;“三际”为初际、中际和后际。光明和黑暗在“初际”处于对立;到了“中际”,黑暗势力向光明入侵;“后际”时期,两者重归对立。这期间,摩尼教徒的任务就是帮助光明战胜黑暗。

1983年,杨讷在《元代的白莲教》一文中,率先对吴晗的以上观点提出质疑。2003年,杨讷将此文扩展为专着《元代白莲教研究》,在其中更加详尽地反驳了吴晗。在杨讷看来,吴晗的《明教与大明帝国》不过是“灵机一动”的“急就章”,从史料到论证都充满漏洞。比如,明初史家并不讳言“明王”,在《元史·顺帝纪》中,明确记有韩林儿“又号小明王”;甚至朱元璋谕旨中都有“小明王称帝于毫”之语。随后,杨讷指出,除《元史》外,指韩山童为白莲教徒的还有《鸿猷录》《名山藏》等几种古籍,而没有任何一本书谈及韩氏父子为明教徒。据此,杨讷说:“史籍明明记载韩山童为白莲教,吴晗却舍此不顾,一下子就把明教嫁接过来,这是因为他已猜定大明国号来自明教的缘故。”⑤最为关键的是,杨讷发现了所谓“明王出世”的真正出处——《大阿弥陀经》,经中说:“佛言:阿弥陀佛光明明丽快甚……而为诸佛光明之王……其光明所照,无央数天下幽冥之处皆常大明。”从这段经文可知,在佛教中亦有“明王”及“大明”的概念,根本无需去援引明教经典。因此,杨讷认为,“明王出世”及“小明王”中的“明王”指的都是阿弥陀佛,与韩氏父子为白莲教徒(白莲教是一个佛教派别)的史籍记述相符。那么,朱元璋以“大明”为国号也是顺理成章:“他年青时当过和尚,经营江南后,对佛教常予关注,对《大阿弥陀经》这一最普通的经典(无人能够证明韩山童、朱元璋了解明教经典)和韩林儿称号‘小明王’的出典不会无知,建国后也从不讳言自己曾寄身佛门。他从《大阿弥陀经》撷取‘大明’二字为国号,从最易为人理解的意思讲,是向臣民表示在经历了一次人民‘酷信弥勒之真有,冀其治世,以苏困苦’(1366年朱元璋讨张士诚檄)的大动乱之后,新黄朝的建立是光明世界的到来,从此天下‘大明’。”⑥

图片 7

展开剩余87%

图片 8

图:泉州草庵中的“摩尼光佛”造像

摩尼教的最高神,名为“楚尔凡”,中国古人依教义,尊称其为“明尊”“明父”“明王”等;统领黑暗势力的首领为“阿赫尔曼”,汉译为“暗魔”。①

图:杨讷着《元代白莲教研究》

按照主流观点,摩尼教在唐代前期传入中国,音译为“末尼”“末摩尼法”等,至五代、两宋逐渐“华化”,并融合佛、道两教中的一些教义,改称为“明教”,在东南沿海地区流传。

图片 9

杨讷有关明朝国号及“明王”的观点,虽然仍不完善,但相较吴晗的说法,无疑更合理。近年来,学界已逐渐用杨讷的新说代替吴晗的旧说。此外,还有学者考证,“明王”是指密宗佛母“孔雀明王”,或密宗主神“大日如来”。这两种说法影响较小。⑦朱元璋禁绝的不只是明教如前所述,朱元璋并非明教徒,其曾经尊奉的“小明王”韩林儿也不是出身明教,明朝的建立可以说和明教完全无关。自然,朱元璋不可能从明教借鉴什么组织技术。至于白莲教,曾在红巾军为将的朱元璋,深知此种秘密教门对统治的危害。其制定的《大明律》中有如下规定:“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乩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意即,在民间进行发放符咒、神水等巫术活动,或以白莲教、明教、白云宗等名义聚集民众,为首者处绞刑,随从者先杖责一百,再流放三千里。不过,明廷并未能完全禁绝明教、白莲教的传播。如永乐年间,顺天府人刘化自称“弥勒佛下世”;景泰年间,天台山僧人韦能谋乱,称“真明帝王”⑧;嘉靖年间,蔚州人阎浩等,“素以白莲教惑众”;直至明末,此类民变史不绝书⑨。简言之,朱元璋禁绝白莲教、明教等秘密教门,目的不是掩饰过往的经历,而是要清除一切可能集聚民众、威胁明廷的民间组织。

明教有着严格的教规,教徒一律食素,奉行互助,不得杀生、饮酒。明教和白莲教、白云宗等被官府一同视为“吃菜事魔”的“妖教”。

图:泉州草庵中的“摩尼光佛”造像

图片 10

在南宋,明教徒中地位较高者,称为“宗师”,各自管理数百,乃至数千教徒。南宋诗人王质在《雪山集》中称:

按照主流观点,摩尼教在唐代前期传入中国,音译为“末尼”“末摩尼法”等,至五代、两宋逐渐“华化”,并融合佛、道两教中的一些教义,改称为“明教”,在东南沿海地区流传。

图:泉州草庵,目前世界仅存的摩尼教寺庙遗址

“……其宗师之御其徒,如君之于臣,父之于子。而其徒之奉其宗师,凛然如天地之神明之不可犯,较然如春夏秋冬,之不可违也……”

明教有着严格的教规,教徒一律食素,奉行互助,不得杀生、饮酒。明教和白莲教、白云宗等被官府一同视为“吃菜事魔”的“妖教”。

图片 11

也就是说,明教组织严密,宗师和教徒间的关系,有如君臣父子,令行禁止。②

在南宋,明教徒中地位较高者,称为“宗师”,各自管理数百,乃至数千教徒。南宋诗人王质在《雪山集》中称:

①芮传明:《弥勒信仰与摩尼教关系考辨》,见于《现代学术精品精读:中国民间宗教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348页。②杨富学、彭晓静:《宋代民变与摩尼教的蟠结和原委》,《石河子大学学报》2016年第3期。③林悟殊:《宋代明教与唐代摩尼教》,见于《林悟殊敦煌文书与夷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④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清华学报》1941年第1期。⑤⑥杨讷:《元代白莲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第199—232页。⑦⑧朱钧:《“明王出世”口号与大明国号考》,《青海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⑨李守礼:《明代白莲教考略》,同①,第100—126页。

两宋时期,不少明教领袖借助对抗“黑暗”的教义,及严密的组织,发起民变。如方腊曾被广泛认为是明教领袖。但近年来,也有不少学者撰文,指出方腊与明教并无关系。

“……其宗师之御其徒,如君之于臣,父之于子。而其徒之奉其宗师,凛然如天地之神明之不可犯,较然如春夏秋冬,之不可违也……”

图片 12

也就是说,明教组织严密,宗师和教徒间的关系,有如君臣父子,令行禁止。②

图: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为明教撰写的经文,与历史上的明教教义相符

两宋时期,不少明教领袖借助对抗“黑暗”的教义,及严密的组织,发起民变。如方腊曾被广泛认为是明教领袖。但近年来,也有不少学者撰文,指出方腊与明教并无关系。

可以肯定的是,明教徒的活动确实让两宋朝廷感到了威胁。北宋末年,朝廷称明教“鼓惑众听,劫持州县”,一再严令禁止。明教被迫改称“白衣礼佛会”等,继续秘密传播。③

图片 13

朱元璋和明教无关

图: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为明教撰写的经文,与历史上的明教教义相符

最早将朱元璋、明朝及明教联系起来的人,是著名明史学者吴晗。

可以肯定的是,明教徒的活动确实让两宋朝廷感到了威胁。北宋末年,朝廷称明教“鼓惑众听,劫持州县”,一再严令禁止。明教被迫改称“白衣礼佛会”等,继续秘密传播。③

1940年,吴晗发表《明教与大明帝国》,以韩林儿自称“小明王”,推测其父韩山童当为“明王”或“大明王”,并称韩氏父子及他们的徒众为“明教徒”。至于朱元璋,

朱元璋和明教无关

“……以阴谋杀小明王,自为领袖……终于取宋而代之。第以其部曲多红军,为笼络宋主旧部、徐陈降将,为迎合民心,均不能放弃‘明王出世’之说。建大明为国号,一以示其承小明王而起,一以宣示‘明王’已出世,使后来者无所藉口。”

最早将朱元璋、明朝及明教联系起来的人,是著名明史学者吴晗。

为调和此观点与《元史》中韩山童“始结白莲”、《明史》中韩林儿“先世以白莲会烧香惑众”等说法的矛盾之处,吴晗推断说:

1940年,吴晗发表《明教与大明帝国》,以韩林儿自称“小明王”,推测其父韩山童当为“明王”或“大明王”,并称韩氏父子及他们的徒众为“明教徒”。至于朱元璋,

“明人修元史以韩氏父子为白莲教世家,而不及其‘明王出世’之说……元史所记,盖明初史官之饰辞,欲为明太祖讳,为明之国号讳……”

“……以阴谋杀小明王,自为领袖……终于取宋而代之。第以其部曲多红军,为笼络宋主旧部、徐陈降将,为迎合民心,均不能放弃‘明王出世’之说。建大明为国号,一以示其承小明王而起,一以宣示‘明王’已出世,使后来者无所藉口。”

吴晗认为,明代史官为了掩饰朱元璋与韩氏父子的关系,不惜违背事实,将明教徒韩氏父子归为白莲教徒。④

为调和此观点与《元史》中韩山童“始结白莲”、《明史》中韩林儿“先世以白莲会烧香惑众”等说法的矛盾之处,吴晗推断说: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写有关朱元璋与明教的内容时,显然参考了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一文。

“明人修元史以韩氏父子为白莲教世家,而不及其‘明王出世’之说……元史所记,盖明初史官之饰辞,欲为明太祖讳,为明之国号讳……”

其实,所谓明朝国号来自明教,并无史实依据。

吴晗认为,明代史官为了掩饰朱元璋与韩氏父子的关系,不惜违背事实,将明教徒韩氏父子归为白莲教徒。④

图片 14

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写有关朱元璋与明教的内容时,显然参考了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一文。

图:粟特文书写的摩尼教经文,出土于新疆地区

其实,所谓明朝国号来自明教,并无史实依据。

1983年,杨讷在《元代的白莲教》一文中,率先对吴晗的以上观点提出质疑。2003年,杨讷将此文扩展为专著《元代白莲教研究》,在其中更加详尽地反驳了吴晗。

图片 15

在杨讷看来,吴晗的《明教与大明帝国》不过是“灵机一动”的“急就章”,从史料到论证都充满漏洞。比如,明初史家并不讳言“明王”,在《元史·顺帝纪》中,明确记有韩林儿“又号小明王”;甚至朱元璋谕旨中都有“小明王称帝于亳”之语。

图:粟特文书写的摩尼教经文,出土于新疆地区

随后,杨讷指出,除《元史》外,指韩山童为白莲教徒的还有《鸿猷录》《名山藏》等几种古籍,而没有任何一本书谈及韩氏父子为明教徒。据此,杨讷说:

1983年,杨讷在《元代的白莲教》一文中,率先对吴晗的以上观点提出质疑。2003年,杨讷将此文扩展为专著《元代白莲教研究》,在其中更加详尽地反驳了吴晗。

“史籍明明记载韩山童为白莲教,吴晗却舍此不顾,一下子就把明教嫁接过来,这是因为他已猜定大明国号来自明教的缘故。”⑤

在杨讷看来,吴晗的《明教与大明帝国》不过是“灵机一动”的“急就章”,从史料到论证都充满漏洞。比如,明初史家并不讳言“明王”,在《元史·顺帝纪》中,明确记有韩林儿“又号小明王”;甚至朱元璋谕旨中都有“小明王称帝于亳”之语。

最为关键的是,杨讷发现了所谓“明王出世”的真正出处——《大阿弥陀经》,经中说:

随后,杨讷指出,除《元史》外,指韩山童为白莲教徒的还有《鸿猷录》《名山藏》等几种古籍,而没有任何一本书谈及韩氏父子为明教徒。据此,杨讷说:

“佛言:阿弥陀佛光明明丽快甚……而为诸佛光明之王……其光明所照,无央数天下幽冥之处皆常大明。”

“史籍明明记载韩山童为白莲教,吴晗却舍此不顾,一下子就把明教嫁接过来,这是因为他已猜定大明国号来自明教的缘故。”⑤

从这段经文可知,在佛教中亦有“明王”及“大明”的概念,根本无需去援引明教经典。因此,杨讷认为,“明王出世”及“小明王”中的“明王”指的都是阿弥陀佛,与韩氏父子为白莲教徒(白莲教是一个佛教派别)的史籍记述相符。

最为关键的是,杨讷发现了所谓“明王出世”的真正出处——《大阿弥陀经》,经中说:

那么,朱元璋以“大明”为国号也是顺理成章:

“佛言:阿弥陀佛光明明丽快甚……而为诸佛光明之王……其光明所照,无央数天下幽冥之处皆常大明。”

“他年青时当过和尚,经营江南后,对佛教常予关注,对《大阿弥陀经》这一最普通的经典(无人能够证明韩山童、朱元璋了解明教经典)和韩林儿称号‘小明王’的出典不会无知,建国后也从不讳言自己曾寄身佛门。他从《大阿弥陀经》擷取‘大明’二字为国号,从最易为人理解的意思讲,是向臣民表示在经历了一次人民‘酷信弥勒之真有,冀其治世,以苏困苦’(1366年朱元璋讨张士诚檄)的大动乱之后,新黄朝的建立是光明世界的到来,从此天下‘大明’。”⑥

从这段经文可知,在佛教中亦有“明王”及“大明”的概念,根本无需去援引明教经典。因此,杨讷认为,“明王出世”及“小明王”中的“明王”指的都是阿弥陀佛,与韩氏父子为白莲教徒(白莲教是一个佛教派别)的史籍记述相符。

图片 16

那么,朱元璋以“大明”为国号也是顺理成章:

图:杨讷著《元代白莲教研究》

“他年青时当过和尚,经营江南后,对佛教常予关注,对《大阿弥陀经》这一最普通的经典(无人能够证明韩山童、朱元璋了解明教经典)和韩林儿称号‘小明王’的出典不会无知,建国后也从不讳言自己曾寄身佛门。他从《大阿弥陀经》擷取‘大明’二字为国号,从最易为人理解的意思讲,是向臣民表示在经历了一次人民‘酷信弥勒之真有,冀其治世,以苏困苦’(1366年朱元璋讨张士诚檄)的大动乱之后,新黄朝的建立是光明世界的到来,从此天下‘大明’。”⑥

杨讷有关明朝国号及“明王”的观点,虽然仍不完善,但相较吴晗的说法,无疑更合理。近年来,学界已逐渐用杨讷的新说代替吴晗的旧说。

图片 17

此外,还有学者考证,“明王”是指密宗佛母“孔雀明王”,或密宗主神“大日如来”。这两种说法影响较小。⑦

图:杨讷著《元代白莲教研究》

朱元璋禁绝的不只是明教

杨讷有关明朝国号及“明王”的观点,虽然仍不完善,但相较吴晗的说法,无疑更合理。近年来,学界已逐渐用杨讷的新说代替吴晗的旧说。

如前所述,朱元璋并非明教徒,其曾经尊奉的“小明王”韩林儿也不是出身明教,明朝的建立可以说和明教完全无关。自然,朱元璋不可能从明教借鉴什么组织技术。

此外,还有学者考证,“明王”是指密宗佛母“孔雀明王”,或密宗主神“大日如来”。这两种说法影响较小。⑦

至于白莲教,曾在红巾军为将的朱元璋,深知此种秘密教门对统治的危害。其制定的《大明律》中有如下规定:

朱元璋禁绝的不只是明教

“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乩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如前所述,朱元璋并非明教徒,其曾经尊奉的“小明王”韩林儿也不是出身明教,明朝的建立可以说和明教完全无关。自然,朱元璋不可能从明教借鉴什么组织技术。

意即,在民间进行发放符咒、神水等巫术活动,或以白莲教、明教、白云宗等名义聚集民众,为首者处绞刑,随从者先杖责一百,再流放三千里。

至于白莲教,曾在红巾军为将的朱元璋,深知此种秘密教门对统治的危害。其制定的《大明律》中有如下规定:

不过,明廷并未能完全禁绝明教、白莲教的传播。如永乐年间,顺天府人刘化自称“弥勒佛下世”;景泰年间,天台山僧人韦能谋乱,称“真明帝王”⑧;嘉靖年间,蔚州人阎浩等,“素以白莲教惑众”;直至明末,此类民变史不绝书⑨。

“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乩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简言之,朱元璋禁绝白莲教、明教等秘密教门,目的不是掩饰过往的经历,而是要清除一切可能集聚民众、威胁明廷的民间组织。

意即,在民间进行发放符咒、神水等巫术活动,或以白莲教、明教、白云宗等名义聚集民众,为首者处绞刑,随从者先杖责一百,再流放三千里。

图片 18

不过,明廷并未能完全禁绝明教、白莲教的传播。如永乐年间,顺天府人刘化自称“弥勒佛下世”;景泰年间,天台山僧人韦能谋乱,称“真明帝王”⑧;嘉靖年间,蔚州人阎浩等,“素以白莲教惑众”;直至明末,此类民变史不绝书⑨。

图:泉州草庵,目前世界仅存的摩尼教寺庙遗址

简言之,朱元璋禁绝白莲教、明教等秘密教门,目的不是掩饰过往的经历,而是要清除一切可能集聚民众、威胁明廷的民间组织。

①芮传明:《弥勒信仰与摩尼教关系考辨》,见于《现代学术精品精读:中国民间宗教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348页。

图片 19

②杨富学、彭晓静:《宋代民变与摩尼教的蟠结和原委》,《石河子大学学报》2016年第3期。

图:泉州草庵,目前世界仅存的摩尼教寺庙遗址

③林悟殊:《宋代明教与唐代摩尼教》,见于《林悟殊敦煌文书与夷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①芮传明:《弥勒信仰与摩尼教关系考辨》,见于《现代学术精品精读:中国民间宗教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348页。

④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清华学报》1941年第1期。

②杨富学、彭晓静:《宋代民变与摩尼教的蟠结和原委》,《石河子大学学报》2016年第3期。

⑤⑥杨讷:《元代白莲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第199—232页。

③林悟殊:《宋代明教与唐代摩尼教》,见于《林悟殊敦煌文书与夷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⑦⑧朱钧:《“明王出世”口号与大明国号考》,《青海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

④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清华学报》1941年第1期。

⑨李守礼:《明代白莲教考略》,同①,第100—126页。

⑤⑥杨讷:《元代白莲教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第199—232页。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⑦⑧朱钧:《“明王出世”口号与大明国号考》,《青海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⑨李守礼:《明代白莲教考略》,同①,第100—126页。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授

本文由ca88官网发布于ca88,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非史实,朱元璋出身明教建立

关键词: ca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