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渝万里拟做大电瓶行当,增添铅酸电瓶

作者: 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  发布:2019-09-12

刘悉承,男,汉族,1962年出生,硕士,副研究员,中共党员。1984年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1984~1986年在第三军医大学任助教;1986~1989年在第三军医大学读研究生;1989~1995年,在第三军医大学任讲师、副研究员。1995年创办重庆赛诺制药,任总经理。

10月10日以来,受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的“非公开发行预案”拖累,ST渝万里股价已连续两个交易日遭受重挫。

2001年,刘悉承入主ST海药;2002年入主西南合成,后退出;2005年入主ST渝万里。

10月11日,停牌1月有余的ST渝万里复牌当日便宣告跌停,随后其股价更于次日早盘再度逼近跌停,最终,随A股反弹才有所回调,但截止收盘时跌幅仍达0.22%。

是卖壳重组或是做大主业?入主5年来深圳南方同正为何没有大的作为?绯闻缠身的ST渝万里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公司之一。昨日的股东大会揭晓了谜底。

“拟向包括大股东在内的三家特定对象发行5560万股募资7亿元,用于汽车起动型免维护蓄电池项目、电动车电池项目以及汽车用铅酸弱混合动力电池项目”,这份看似稀松平常的定增预案不但得到了大股东支持,更何况还是公司上市17年来的首度再融资,那么,其又何以饱受市场如此诟病呢?

“我对渝万里年报业绩不太满意,对现状不太满意,对自己不太满意。”ST渝万里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悉承在昨天上午举行的2010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如此表示。刘悉承同时称,ST渝万里不会卖壳重组,蓄电池行业环保风暴给公司发展带来了机遇,ST渝万里正在努力发展汽车启动电池主业,寻找突破口。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ST渝万里主业铅酸蓄电池就曾因部分工序设备设施排放未达标,引发环保问题而被重庆市市环境保护局责令停产整改。

针对ST渝万里卖壳重组传闻,昨天,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悉承表示,ST渝万里绝不会卖壳重组。刘悉承指出,今年将抓住国家对蓄电池行业环保整治机遇,谋求公司的高速发展。“血铅事件”引发国家对行业严打,浙粤关闭数百家铅蓄电池企业,重庆本地关停了22家,如今,通过环保评估的ST渝万里铅蓄电池产品订单量激增,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刘悉承还表示,汽车启动电池的市场需求量将保持平均每年13%左右的增长,ST渝万里将重点开发汽车启动电池,充分利用本轮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周期,提升产品竞争力。目前ST渝万里产品较单一,主要为汽车启动电池市场,今后还将稳步推进铅酸等动力电池的研发和市场开拓。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记者坦言,“定增募资7亿元投入这样一个"环保隐患"危机四伏的夕阳产业,不仅难以提振投资者对公司未来业绩的信心,反而平添了一份能否获得监管层审批通过的担忧。”

就ST渝万里2010年亏损1399万元一事,公司财务总监、董秘张晶昨天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尽管ST渝万里完成了环保搬迁,蓄电池主业也正常,但由于公司巴南区苦竹坝老厂区土地整治费用1400多万元计入了去年营业外支出,因而导致去年亏损。不过,张晶表示,如果将来政府对公司1400多万元的整治费用有所补偿,则会大大改善公司的盈利状况。

铅酸电池

高管访谈

背负“夕阳”烙印

刘悉承:今年主抓ST渝万里

在此次ST渝万里的三名定增对象中,作为大股东,南方同正拟出资2.5亿元认购1985.71万股公司股份,并与出资2.5亿元认购1985.71万股的雷鸣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拟以现金2亿元认购1588.55万股的贵州黔庄集团一同承诺将认购股份锁定3年。

昨日,尽管会后即要飞往北京,但身兼重庆赛诺制药公司总经理、深圳南方同正投资公司总经理、海南海药董事长、ST渝万里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刘悉承还是利用片刻时间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然而,大股东通过注资表达的这份坚定做大原主业的决心,显然与曾在市场广为流传的ST渝万里未来将注入“医药”或“矿产”资产的传闻存在落差。

重庆商报:您身兼多家公司要职,请问是如何分配时间的?

虽然记者翻阅当年“收购事宜致全体股东报告书”发现,南方同正的确意在通过本次收购,对万里电池进行债务重组和业务重组,扭转万里电池濒临退市的局面。并在“收购意图”中注明,“将通过做大做强万里电池现有的主营业务,使其成为国内蓄电池行业中的龙头企业”。

刘悉承:之前对海南海药抓得多一些,经过十年时间的发展,如今海南海药已从濒临退市的ST公司成为了当地的盈利大户,今年6月起,我的重点工作就是主抓ST渝万里。

但即便做大做强主业从始至终都是大股东的心愿,其入主ST渝万里6年来,公司主业却也鲜见起色,更与国内蓄电池龙头的目标相距甚远。

重庆商报:南方同正入主ST渝万里以来,做了哪些工作?

ST渝万里201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4882.93万元,其中有4662.77万元的收入来自铅酸蓄电池。此外,由于铅酸蓄电池产品的毛利率仅为8.37%,拖累公司亏损122.37万元。事实上,始于2005年,作为主业,铅酸蓄电池的盈利状况便一蹶不振,造成公司营业利润一直为负。

刘悉承:ST渝万里曾是老国企,经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实现了职工安置、环保搬迁、恢复生产,如今ST渝万里已经走向正常发展轨道。本组稿件由记者 刘勇采写

比低毛利率更为致命的打击来自于今年5月18日环保部下发《关于加强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正是这一新政引发市场对铅酸电池业的担忧。曾有分析人士预测称,经历此次整顿,业界2000余家铅酸蓄电池企业或将骤减至300余家。

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毫无疑问,营收几乎全部来自铅酸电池,毛利率极低,又同样收到环保部门停产整改通知的ST渝万里,顺理成章地被投资者们划入了“黑名单”当中。

上述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虽然我们不能武断的说铅酸电池就是夕阳产业了,但ST渝万里定增预案公布后,其差强人意的市场表现可以说明,继续在醛酸电池领域投入,无法获得投资者认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此前ST渝万里将获得新资产注入的预期已令投资者先入为主,选择继续做大主业则被市场判断为退而求其次。”

定增预案

得到监管层批准有难度

截止发稿前,ST渝万里董秘张晶未接受记者采访。不过,此前张晶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的表态,似乎能够说明公司在铅酸电池领域孤注一掷的发展思路。

在环保风暴席卷铅酸电池业之时,张晶曾向记者表示,ST渝万里有意借这轮整合打一场翻身仗。“我们觉得是个机遇,铅酸蓄电池在未来几年会继续走下去的,汽车启动电池还离不开铅酸电池,新材料问世以后可能会出现产品的新生换代,但是在近几年不会改变。我们肯定抓住这个机会。整改后很快会恢复生产。行业绝对不可能把大门全关上不做的”,张晶说。

为证实这一论述,记者咨询业内某资深科研专家,他介绍,“ST渝万里定增募投的3个项目中,汽车起动型免维护蓄电池、电动车电池、汽车用铅酸弱混合动力电池都属于铅酸电池范畴,其中汽车起动目前业界都在应用铅酸电池;而电动车电池受到行业洗牌,小企业纷纷出局的影响,市场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此外,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启动,特别是在纯电动尚难实现产业化的背景下,上马弱混合动力电池项目也还是能够迎合一部分市场需求的。”

看来,ST渝万里的“顶风”扩张并非空穴来风。日前同行南都电源在“血铅”阴霾尚未散去之时的出手收购,似乎也从另一个侧面向市场传递了铅酸电池上市公司们的“志同道合”。

“市场不会担心ST渝万里定增预案会遭遇股东大会的否决,因为这毕竟是注入资金。而关于大股东注资"保壳"之说,我想我们有必要考虑斥资7亿元保一个总股本不足9000万的壳值不值?”上述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我们最该担忧的还是,上马新的扩产项目与并购原有产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做法,在现下的行业环境里,监管层是否会批准这样一个受到严格管控的行业进一步增加产能。”

本文由ca88官网发布于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ST渝万里拟做大电瓶行当,增添铅酸电瓶

关键词: ca88官网